推荐信息:
评论
频道
您的位置:首页 > 评论 > 名家专栏 > 正文

刘胜军: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2018-02-13 10:27:56 来源:网络 浏览: 评论: [ ]

  作者: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刘胜军   

  2018 年是次贷危机 10 周年,全球金融迎来动荡的开端原文www.917cj.com。假如再发生股灾,我们该怎么办?

  1

  上周,道琼斯指数出现两次下跌超千点,较两周前历史高位跌幅超过10%。国内A股也共振:上周累计下跌已经达到9.6%,A股就把8个月来辛苦上涨的股价“跌了回去,创两年来最大周跌幅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  每次股市大跌,都有人跳出来呼吁救市。这次也不例外。《证券日报》副总编辑董少鹏最近呼吁:

  股市2.9暴跌是无厘头,请央行立即释放流动性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  如果靠救市就能让A股变好,A股又何至于今日地步?A股20多年未能摆脱“低水平重复”,原因比你想象的更简单

  管了不该管的事:IPO审批,干预股指。

  该管的没管好:确保信息披露的充分性,对违法犯罪零容忍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  2

  这些陈年痼疾在2015年股灾中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幸运的是,我们听到了一些理智而警醒的声音。2月9日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撰文指出:

  2015年股灾期间,我国综合出台了若干救市措施,“眉毛胡子一把抓”,一部分举措明显缺乏专业性,与市场实际情况不符,对市场反应预期错误,不仅无法实现稳定市场的目标,还对市场流动性和信心造成负面影响,加剧救市难度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  忘记历史,就意味着背叛。

  2015年股灾就在昨天,而且一些后遗症至今仍未消解。我们不能如此健忘。

  2018年是次贷危机10周年,全球金融市场迎来动荡的开端。假如再发生股灾,我们该怎么办?

  为此,重新刊发笔者在2015年的重磅反思,铭记历史,警示当下。

  由于人固有的“动物精神”所导致的非理性,金融市场具有内在的不稳定性。哈佛大学教授明斯基(Hyman Minsky)提出的“金融不稳定假说”将一个金融周期划分为套期、投机性融资、庞氏骗局,最终是触发危机的“明斯基时刻”。

  这种不稳定在股票市场体现的尤为显著,从英国的南海泡沫、荷兰郁金香泡沫、美国1929年泡沫、2000年纳斯达克泡沫、2008年次贷危机,都是经典的案例。中国亦不例外,尽管中国股市只有25年历史,但已经经历了1997年、2001年、2008年三次显著的股市泡沫。

  正如著名学者莱因哈特(Carmen M.Reinhart)、罗格夫(Kenneth Rogoff)在《这次不一样:800年金融荒唐史》一书中所生动呈现的那样,历史不会简单重复,但总是惊人的相似。每次股灾都是反思的宝贵教材,我们不应付出巨大学费而无任何收获。

  1过去:人造牛市

  进入2015年以来,中国A股股价出现惊人的暴涨:到2015年6 月中旬,上证综指已较2014年7月上涨了152%、较年初上涨了59.7%,中小板、创业板较年初更是上涨了138%和165%。

  推动股价上涨的有三重因素:

  1)对于宽松货币政策的合理预期(所谓“水牛”)。由于实体经济增速持续下滑,过高的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变得不可持续,市场普遍认为中国步入新一轮降息降准周期,这将推高股价。

  2)者的动物精神。仅仅是流动性还不足以激发投资者的热情。这时候,投行人士找到了两个概念:“改革牛”、“互联网+”。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再启改革,未来改革红利令人期待。这一概念集中体现在主板市场的国企改革概念股(投资者把央企合并视为改革,令人啼笑皆非)。而阿里巴巴、腾讯所创造的巨大价值,也激发了民众对互联网的激情,政府推出的“互联网+”则在巧妙的时机引爆了创业板……

  3)暧昧的信用背书。2015两会期间,证监会主席肖钢公开评论股市称,“本轮上涨行情是合理的和必然的”,“本轮牛市是改革牛”。一贯出言谨慎的央行行长周小川也说:“资金进股市,也是支持实体经济。”《人民日报》文章提出的“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”,以及新华社七论股市,瓦解了投资者本应紧绷的风险意识。

  之所以说是“人造牛市”,是因为此轮牛市出现了太多“动物精神”之外的人为因素的推动。

  官员乐观表态、媒体积极助阵、网络媒体标题党化的解读、一些专家和投行人士的任性发挥,都让股民越来越坚信这样的判断:这轮牛市首先是政府所需要的,也理所当然地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,甚至投资股市不仅可以赚钱而且是支持国家的爱国行为9_1_7_c_j_c_o_m。就这样,股市被“改革牛”、“国家牛”的概念捆绑之下,越走越远。

  这验证了哈耶克那句名言,“短期着眼我们就是我们所创造的观念的俘虏。”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▲经济学大师哈耶克

  证监会的缺位与越位,也成为了“人造牛市”的助产护士。由于证监会始终不肯放弃对新股发行节奏的调控,IPO供给无法满足市场需求,这助长了投机气氛;随着泡沫的演进,各类财务造假、信息误导、内幕交易、股价操纵层出不穷,进一步冲昏了散户的头脑,但证监会的执法显得既迟缓又缺乏力度。直到股灾开始后的7月3日,证监会今日才通报:一名湖北股民通过发布暴风科技虚假消息套利8400元,被证监会通告并移交公安机关查处。

  证监会的另一失误在于,未能及早对“两融”和场外配资进行逆周期的调控。截止7月7日,证券公司场内两融余额为1.6万亿元,较6 月中旬2.27万亿的高点已有所回落,但仍较年初水平仍增57%。场外配资余额约为1~1.5万亿。

  人造牛市的危险性

  “人造牛市”有何不妥?因为它既难以达到刺激消费、拉动经济、去杠杆的政策目的,又会制造新的风险,甚至威胁社会稳定。处理不好,就会导致“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”的尴尬。

  首先,股市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,而这是政府难以驾驭的。克林顿的财长鲁宾这样告诫克林顿: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  鲁宾 

  总统先生,股市涨成这样,你千万别出去邀功说是自己的功劳。

  克林顿

  为什么呢?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  鲁宾

  因为股市涨上去,它还会再跌下来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▲克林顿任内惊心动魄的纳斯达克泡沫

  李剑阁说:

  怎么能说政府就希望牛市呢?国家牛市呢?只要脑子里有这个概念的存在,就很危险。所谓“国家牛”是不可持续的

  笔者注意到,官方媒体可以营造“慢牛”的概念,但这种想法是天真的。只要多数人形成一致预期,慢牛必然会变成快牛和疯牛。疯牛意味着暴涨暴跌,在这样的起伏中,股市难以对消费和经济带来刺激效果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▲朱镕基与李剑阁

  其次,由于行情来去匆匆,也难以真正起到“去杠杆”、救经济的作用。2014年股票融资占新增社会融资规模的比重仅为2.6%,今年1-5月也只升至4.2%。股市暴跌之后,证监会又被迫再度暂停新股发行。

  其实,如果证监会真要利用股市去杠杆的话,只要放开新股发行节奏管制就行了,完全没有必要把希望寄托在牛市上。市盈率高,愿意上市的公司自然会多;市盈率低,愿意上市的公司自然会少。市场供求会自发调节。中概股为何从美国退市?说透了,还不是因为国内A股市盈率高,而这种高市盈率则是长期IPO审批制的结果。

  再次,一旦行情逆转,市场风险就会转化为政治风险。曾于1996年担任证监会原常务副主席的李剑阁最近警告说:

  制造出了一个“国家牛市”的概念,这是在设置陷阱。如不及时加以澄清,后果是十分危险的。

  朱镕基在 96 年就认识到了政府背书的危险性:

  大概有近40%的城市人口与股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股市要是出问题不得了。暴涨就暴跌。我们不能不讲话了,于是发表了《人民日报》特约评论员文章,是证监会同志起草的,讲了三个道理:股市现在是非理性的;是有涨必有落,落的时候,政府不会托市,也托不起这个市;股市风险自负,政府管不了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  2现在:救市

  在2015年6月底股市暴跌之后,救市之声不绝于耳。

  我们对于救市必须认真思考三个问题:有没有必要救市?救市的手段是否合理合法?救市的代价是否超过救市的好处?遗憾的是,市场只关注如何救,而对其它问题缺乏认真的讨论。

  真有必要救市吗?

  那些力主救市者有两种可能:一是股市的既得利益者,每个尚未及时退出的投资者都毫不例外地盼望救市,以便减少自己的损失或保住已有的收益,但政府显然不应被这样的利益所绑架;二是被暴跌吓坏了,担忧出现系统性风险9_1_7_c_j_c_o_m

  从目前情况看,政府决定出手救市,或许两者兼而有之。

  一方面,由于前期的信用背书,股民不可避免会对“不救市”产生怨恨情绪,而股民数量之多(被套牢的也有不少学者和社会精英)足以产生强大的民粹主义力量。最近几个月,股民以每周百万的数量跑步入市,已开立A股账户的投资者达8993万。

  另一方面,对于股市引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,政府也没有十足把握。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士又抛出“境外敌对势力”的阴谋论,更令政府被民族主义力量所挟持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▲内鬼比外敌更可怕

  笔者认为,对此轮股市暴跌,政府似乎有些反应过度,而一贯的“风险厌恶”则是驱动因素

  第一,暴涨就有暴跌。从来没有那个股价泡沫破灭时是“有序下跌”的,由于人固有的恐慌心理,行情一旦逆转,必然会出现踩踏式的暴跌,必须认识到这是股市调整的“常态”,不必大惊小怪。融资融券固然加大了暴跌的力度,但如果我们不能忍受这一风险,当初就不该引入这一机制。它在上涨时不也同样导致暴涨吗?杠杆机制引发的暴涨与暴跌,只是同一枚硬币的正反面而已。当然,证监会本来可以在行情大涨时对杠杆进行逆周期的调节,但没有这么做。等意识到需要关注杠杆风险时已经太晚了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▲羊群效应是股市固有的特征

  第二,政府不应救泡沫。尽管跌势凶猛,但下跌幅度依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。股市前期大涨1~2倍,现在为什么就不能“大跌”30%?到6月中旬A股估值已经严重偏高——A股平均市盈率32倍、不含银行则高达57倍,中小企业板85倍、创业板150。因此,下跌本身是市场运行规律的内在需求,而并不是“市场失灵”。即便大跌后,上证、深证和创业板过去一年的涨幅仍然高达81%、73%和66%。1997年香港政府成立“盈富基金”救市时,恒生指数市盈率只有8倍多。即便暴跌后,中国创业板平均市盈率依然高达90倍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▲图1:上证指数与标准普尔的市盈率对比

  2009年美国救市的时候,很多股票PB(市净率)跌到一倍以下,而中国现在的平均PB在三倍左右。从图1可以看出,即使在暴跌之后,上证指数的市盈率水平不仅远远高于历史底部,也高于已经上涨很多的标准普尔市盈率。

  换言之,即便应该救市,政府出手也显得过早,这样一来,救起的是泡沫,也加大了救市的难度

  《环球时报》7月3日的社论写得明白:

  如果政府出重手帮助股市止跌复涨,就意味着政府对股市承担起长期责任。这个责任是政府担当不起的,股市不是可以由政府来编剧导演的游戏。中国股市的问题并非市场化太彻底了,而是因为它的市场化太初级了。政府的作用应当是制定并捍卫规则,防止投机不断做成大的泡沫,而非保护泡沫本身。

  第三,政府只有发生金融危机时才应该救市。对于救市必须极其慎重,因为这会破坏市场本身的规律,而且会引发投资者的道德风险,而投资者承担风险本应是股市运行机制的固有内涵。不少救市论者援引1997年香港股灾、1987年美国股灾和1929年大危机的案例,鼓动政府救市。

  笔者认为,当前的中国股市与上述危机可比性不大。香港当年救市,是因为周边国家接连发生金融危机、港币岌岌可危、银行拆借利率飙升、股市暴跌,已经出现了金融危机,不得不救。中国目前银行体系稳定,利率并未大幅上扬,市场估算的银行对股市的直接敞口也仅为2万亿左右,远低于其180万亿的总资产。因此,当前的中国泡沫,更类似于2000年的纳斯达克泡沫,彼时从接近5000点的高位一路下跌至1000多点,跌幅超过2/3,但美国并未救市,也未引发灾难性后果,因为它只不过是泡沫回归理性而已。尽管美联储降息,但出发点还是为了经济稳定(有趣的是,此轮降息又被认为引发了2008年金融危机)。

推荐阅读:钟正生、李蕙荃:资管新规对货币政策的影响

  救市手段受争议

  政府不仅出手过早,而且“激情救市”,不断突破政府与市场的合理边界,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势头BLy。观察中国股市的历史,以往政府救市的手段主要是:《人民日报》社论、降低印花税、停止新股发行。而此次救市从深度和广度上都是前所未有,争议也一直伴随。

  首先,一些救市手段可能侵犯了市场参与主体的合法权利。在部门压力下,21家证券公司宣布将出资不低于1200亿元购买蓝筹股托市。问题是,出手时的点位并非抄底的好时机,这些资金将面临巨大的市场风险。券商此举并未经股东大会同意,股东的合法利益可能因此而受损。券商在救市宣言中,居然还明确了4500点的目标价位,这在全球也是一个创举,不能不说是计划经济的深刻烙印。

  其次,一些救市手段显得不够严肃。证监会不仅暂缓了28只新股发行,而且强令这些公司将已经冻结的资金退回。这等于宣布已经达成的交易无效。这样的做法,大大损害了市场交易的严肃性。

  再次,为救市而随意修改法规,既存在程序瑕疵,也损害了法律的权威。例如,证监会宣布:

  上市公司控股股东、持股5%以上股东及董监高,在6个月内减持过本公司股票的,通过证券公司、基金管理公司定向资产管理等方式购买本公司股票,不属于《证券法》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禁止情形。

  这意味着,一些可能的内幕交易就在救灾任务面前被合法化了。

  第四,任性修改规则,损害市场规则的可预期性。证监会7月8日发布公告:

  从即日起6个月内,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%以上股东及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本公司股份。

  规则的随意修改,加大了在中国市场投资的不确定性。

  第五,市场行为“归罪化”,令人担忧。政府提出要打击“恶意做空者”,这等于对市场交易的动机做出判断,是十分危险的。其实,所有的交易都是中性的:为了赚钱,因此无所谓善意还是恶意。索罗斯1997年在东南亚大肆做空股指、货币,但从来没有被认定为违法,最多是受到道德谴责而已。其实,这些做空者本身就是市场力量的一部分,多头也会转化为空头。即使做空加剧了市场动荡,那也是因为“苍蝇不盯没有缝的蛋”,市场本身就存在失衡与扭曲,仅仅怪罪于做空者,是逃避责任的做法。

  第六,为避开股市下跌,居然出现了超过半数上市公司停牌的奇观。这在全球股市亦是创举。任性停牌,看似小事,其实很严重。一旦停牌,等于股东的资金被冻结,可能导致很多投资者陷入流动性困境。如果上市公司行为可以如此任性,国际投资者怎么会对中国证券市场有长期信心?

  最后,此次“超限救市”,即便救市成功,也强化了国际投资者对中国“政策风险”的认知。换言之,中国将付出沉重的“声誉代价”。长期以来,中国市场被认为透明度低、管制多、政治风险大,此次股灾更验证了他们的成见。这对中国资本账户开放、自贸区、人民币国际化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都将带来负面影响。

  可见,本次股灾,救市时机显得仓促,出手之后的手法又显得任性。如果我们对救市的成本和负作用视而不见,即使救起又如何?

 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:重手救市,是否真的帮助了散户?其实未必。本来市场有其自身规律,随着风险的积累,会有聪明的投资者及时逃离。但是政府不断的表态和救市举动,让不少投资者产生了错误的判断,选择了留下,错失了逃离灾难现场的机会窗口推荐917cj.com。换言之,我们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:救市只是掩护了机构出逃(尽管这并非政府的初衷),而散户在政府信息诱导之下再次选择了留下。

  因此,救市,不论出发点如何,都可能制造新的噪音,破坏市场规律,令投资者无所适从。现在投资者每天最需要花费心思研究的,不是市场规律,而是猜测政府下一步怎么做。这样的市场不仅令人悲哀,而且滋生了内幕交易的无限可能性,而散户毫无疑问再次成为弱势群体

  ▲证监会的半夜鸡叫反而令市场无所适从

  3未来

  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

  此轮暴涨暴跌,代价是沉重的。即便成功救市,硝烟散尽,我们却付出了高昂的制度成本:法律的严肃性受到伤害,监管规则给人留下可以随意修改的不确定感,投资者风险自负观念倒退,政府与市场的边界重归模糊。这一切不能不说是中国证券市场进程中的制度退步,未来可能需要花费巨大的代价和时间才能修复。

  我们有必要重温中财办主任刘鹤在《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》一文中的警告:

  在面对严重危机的时候,主要国家在应对政策上总犯同样的错误,这些明显的错误在事后看起来显得可笑,但对当事人来说,大危机在人的一生中往往仅会遇到一次,决策者缺乏经验,又总是面临民粹主义、狭隘的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化这三座大山,政治家往往被短期民意绑架、被政治程序锁定和不敢突破意识形态束缚,这几乎是普遍的行为模式。

  股市暴跌就呼吁救市?大家醒醒吧

  25年来,中国证券市场一直被诟病为“连规范的赌场还不如”,低水平重复,这已成为中国经济转型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一大“痛点”。

  痛定思痛,笔者建议:

  第一,政府要敬畏市场、尊重市场。股票市场不是工具,不应该被赋予帮助企业脱困、去杠杆、刺激消费、拉动经济的使命,它承受不起。股市只是价值发现和交易的场所而已。即便牛市可以刺激消费、去杠杆,也应该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,人造牛市,欲速则不达,反受其害。

  第二,立即推动IPO注册制改革。这是中国股市实现制度新生的前提。注册制改革的本意就是“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”,证监会不再判断发行人的价值、不再调控新股发行节奏。审批制导致的市场自发调节功能的丧失,是股市乱象之根源。不彻底解决这一问题,必定是:剪不断,理还乱。

  第三,监管者要摒弃“父爱主义情节”,恪守裁判者的本份指责。证监会的职责是保护投资者,具体方法是严厉打击违法犯罪、充分的信息披露和风险提示。证监会不应该关心股价高低,更不应该影响股价走势,最不应该干预市场参与者的微观行为。当然,两融机制能否实行逆周期的监管,是本次危机提出的新课题。

  第四,理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。特别是,官员、官方媒体不应对股价涨跌进行明示或暗示,以减少对投资者预期的干扰。在发生股价暴跌时,政府不应轻言救市,只有在真正出现金融系统性风险时才能考虑救市。救市应该在法律和制度框架内进行,不宜随意破坏法律和规则的严肃性,更不能为民族主义、民粹主义所绑架。

  最后,此轮暴涨暴跌,政府和市场都交了高昂的学费。危机过后,应该问责。问责的目的是“惩前毖后”。通过对有关责任主体“越位”与“缺位”的严肃问责,可以澄清监管者的定位、政府与市场的边界、市场参与者的权利和义务,形成未来制度建设的可预期框架,最终形成一个规则透明且稳定、人人守法的市场,这样的市场才是有效率的股票市场。

     本文由平台/作者授权917财经网网站发布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。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,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。无论您是权威专家、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,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,入驻917财经网网站名家专栏。
邮箱地址:mingjia@917cj.com,咨询电话:010-83363000-3477www.917cj.com。期待您的加入!

编辑推荐:
>>> 易鑫:创业三年IPO,百万亿市场猎手张序安的速度与激情
>>> 郑商所:白糖期权交易手续费为3元/手
>>> 群兴玩具: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
>>> [公告摘要]帝国集团环球控股(00776.HK)年度股东亏损同比减少至911万港元 无派息
>>> 爱建股权争斗后首个股东大会:股民现场投票遇阻

通过键盘前后键←→可实现翻页阅读
0% (0)
0% (0)
文章来源网络,版权归属原作者,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。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,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!

我要评论

评论 ( 0 条评论)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917财经网立场。
最新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!

热门标签最新更新随机推荐

谈股论金经济时评产业观察民生杂谈外媒看中国汇金网

  • 投资消费股 如何确保买的是可口可乐而不是獐子岛?

    股市步入高波动时代后,“确定性”成为大家最关心的事情。消费品行业在确定性上的优势众所周知,国外有巴菲特最爱的可口可乐,中国有价值投资者的心头肉贵州茅台(行情600519,诊股),都是走势稳健的长牛股。然而,消费者从稳定长情变得喜新厌旧,原本的“有什么要什么”也变成了“要什么有什么”,消费品行业面临的挑战今非昔比。在众多消费品公司中,为什么可口可乐天生就能获得高估值,就算它的业绩已经不再增长?而星巴

  • 郭施亮:停发IPO是最有效的救市策略吗

    自2016年实施IPO新规以来,随着市场逐渐适应了这一新规模式,A股市场也逐渐开启了一周一批次的发行模式,并一直沿用着。但从最新一批次的IPO发行情况来看,却未看到证监会核发IPO批文的信息,这也是一个比较罕见的信号。事实上,回顾过去一个月的IPO发行状况,A股市场的IPO发行还是保持着一定的发行规模。在股市经历了单周暴跌的走势之后,证监会并未如期核发IPO批文,这足以引发市场的猜想。IPO核发批

  • 媒体:货币政策应充分考虑 资本市场稳健运行需要

    不出意外,央行昨日仍旧未开展逆回购操作,给出的理由是“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吸收现金投放等因素后处于适中水平”。至此,央行已连续14个交易日暂停逆回购。对于市场的质疑,央行上周五表示会按照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,合理把握稳增长、去杠杆、防风险之间的平衡,掌控好流动性尺度,加强预调微调和监管协调,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。如果简单地从反映金融市场流动性的各项指标来看,当前流动性确实处于合理稳定状态,比如上海银行(

  • 媒体:股市参与者要远离三条“高压线”

    对上市公司董监高人员而言,虚假陈述、内幕交易、操纵市场是绝不能碰的三条“高压线”。这也是对所有资本市场参与者最基本的要求:不能干违法违规的事情。虚假陈述、内幕交易、操纵市场,是资本市场上较为高发的行为。在证监会公布的2017年证监稽查20起典型违法案例中,这三类违法案件高达16起,其中,虚假陈述7起,内幕交易6起,操纵市场3起。另外,根据证监会通报,2017年,虚假陈述、操纵市场、内幕交易等三大类

  • 证券时报:让创业板土壤肥沃 滋养出伟大的新经济企业

    市场期待已久的创业板改革真的要来了。深交所日前首次正式对外发布战略规划纲要,明确未来3年将大力推进创业板改革,针对创新创业型高新技术企业的盈利和股权特点,推动完善IPO(新股首发)发行上市条件,扩大创业板包容性;聚焦标杆重点,强化对“独角兽”(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创业企业)等新兴行业企业服务,着力吸引一批优质企业进入深交所,打造“中国新经济的主场”。通观整份规划纲要可以看出,创业板的改革已经如箭在

  • 刘柯:不要对IPO暂停抱有过高期望

    上周监管层给市场带来一丝惊喜,“传统保留节目”新股IPO居然暂停了。很多投资者奔走相告,周一中小创也用大涨来庆贺这个来之不易的消息。IPO是因为市场太弱而暂停吗?事实真是这样吗?其实,上周末没有IPO的消息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,因为本周即将进入春节休假期,IPO暂时缓一缓没有什么大的意外。此外,目前已经进入年报公布期,排队的IPO企业也要重新补充2017年的年报数据,这也是IPO上会家数可能会短时间

  • 皮海洲:扩大创业板包容性需要包容些什么

    2月9日,深交所首次向社会发布了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展战略规划纲要(2018-2020年)》,将未来三年的重点工作公布于众。在纲要里,深交所提出了四大发展目标和七大重点工作,而这其中重中之重的工作莫过于“大力推进创业板改革,优化多层次市场体系”。对此,纲要的表述是:以促进深市多层次市场健康发展为主线,推动形成特色更加鲜明的市场体系,突出新经济新产业特征,针对创新创业型高新技术企业的盈利和股权特点,推

  • 朱邦凌:不要让乐视成为游资手里的第二个重庆啤酒

    就在大众预期乐视网(行情300104,诊股)会连续13个跌停,直达公募基金之前下调的3.91元估值时,各路游资和私募在11个跌停之后“截胡”,将乐视网从跌停板快速拉升,差点上演A股经典的“天地板”,放出41亿的成交天量。然而A股江湖波云诡谲,次日乐视网重归跌停,将大部分追风资金“闷杀”。上演同样一幕的,还有刷新跌停板最长纪录的ST保千里(行情600074,诊股),涨停复跌停的游戏让追风投资者损失惨

  • 怎样才能赚到市场波动的钱

    在股票市场里,我们常说一般有两种钱可以赚,一种是企业成长的钱,一种是市场波动的,从价值投资的分类来看,价值型的本身就是赚市场波动的钱,而成长型的更加主张赚企业成长的钱,那么如何来能赚到市场波动的钱呢?想赚市场波动的钱,前提是你要清楚现在市场状况下,目标企业的价格是低估,还是高估,如果确实是明显低估,更刚好你的手上有资金可以用来买入股票,那么这个时候要勇敢的去买入,而不是还在期盼股票价格跌的更多,即

  • 余胜良:为上市公司输送利益就是好事吗

    以前想调查一家上市公司,这家公司有可能靠关联方输送利益才维持一点点利润,保证壳资源不被退市。后来请教一位交易所官员,他说,输送利益给上市公司不犯法。一般关联交易或者隐蔽的各种交易,都是输出利益,掏空上市公司,这点很容易理解,把持股占3成以下的公司财产,转移到绝对持股的公司中,快速致富,符合人之本性。这损害上市公司和股东利益,是监管层打击对象,监管部门一直在打击利益输送,防止掏空上市公司。反其道而行